游客发表

七位上海白領到皖南鄉村創業

发帖时间:2023-01-30 22:01:05

原標題 :七位上海白領到皖南鄉村創業

告別緊張忙碌的位上皖南生活節奏,做房地產投資的海白90後雙怡佳在安徽廣德市四合鄉耿村 ,找到了自己人生的乡村二次創業目標,開始了全新的创业生活體驗。

在這個常住人口2500餘人的位上皖南村莊 ,她和另外6位年輕人打造了歡溪原自然公社(以下簡稱歡溪原),海白集合山、乡村水 、创业田 、位上皖南林 、海白湖 、乡村草等自然要素 ,创业設置房車露營、位上皖南遊樂沙灘、海白樹林燒烤、乡村咖啡館、動物園等設施。

連日來 ,隨著春節假期來臨,返鄉人員增多  ,公社裏逐漸熱鬧起來,來自江蘇常州、安徽宣城以及周邊鎮村的遊客帶來了歡聲笑語  。雙怡佳親自忙活接待,周邊遊 、親子遊和半日遊成為主打項目。

7位創始人都是外地在上海奮鬥的白領,6個人來自長三角的城市,1個人來自山東。他們平均年齡30歲 ,選擇紮根安徽鄉村後,徒手撿垃圾、執筆寫下路牌指引、日夜修複土地 、冒雨守護公社成了他們的日常 。

5個人辭職創業

廣德市處於長三角中心地帶,鄉村旅遊資源豐富 ,是中國竹子之鄉 。東臨杭嘉湖,北倚蘇錫常 ,周邊圍繞上海 、南京、合肥等五大都市圈 。

從合肥驅車40分鍾  ,日前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到達了煙雨籠罩下的耿村,這裏與浙江安吉接壤 。

占地323畝的歡溪原坐落於此。項目的靈感來源於創始人李永剛對這片土地的一見鍾情 。

在上海創業做土地規劃的他每年都要來廣德市出差 。2021年初冬的一個下午,他和規劃設計團隊調研四合鄉時  ,一眼看中了這裏的自然山水與非建設性用地性質。他和團隊一直討論到淩晨1點。

從四合鄉返回上海後 ,李永剛把這件事告訴了從事處置不良資產相關工作的妻子王勝藍。一直找尋共同創業事業的兩個人很快達成共識——用心改造這片土地。

這支創業團隊裏 ,其他5人分別是李永剛夫妻倆的同學、親戚 、朋友、客戶 ,大家機緣巧合聚在一起嚐試創業 。雙怡佳回憶,2021年年底,大家第一次來到未經開發的歡溪原時 ,發現土地大量撂荒 ,竹林雜草叢生 ,所有人感到心疼的同時 ,又感歎當地的鄉村之美。

他們拿出積蓄,找到投資人 ,湊了1000多萬元啟動資金 ,廣德市和四合鄉政府配套了部分基礎設施建設和改造資金 。

一開始 ,7個人都是在業餘時間碰頭討論項目 。2022年上半年,在上海疫情期間,大家每隔兩三天開一次視頻會,加速了對彼此和對項目的認知  。5個人決定辭職創業 。

早在虎年正月十六歡溪原正式動工時 ,一些熱心村民來勸李永剛:小夥子,前麵有幾個人想來做這個項目 ,後來都賠了錢 ,你還年輕 ,還是回去吧。

李永剛從事過建築行業,他想拚一拚。他早晨5點起,晚上24點睡,充當大工、小工幹活  。

在村民眼裏,這個從上海來的小夥子 ,比村裏人都能吃苦 ,40攝氏度的酷暑天  ,清理垃圾的他衣服被汗水反複浸透 。

取材自然  ,用於自然

溪水也浸透過他們的衣袖 。

廣德市的母親河桐汭河從項目地塊中穿過。白鷺喜歡來水裏吃小魚,它們依靠大樹棲息,這裏卻一直沒有樹 。和當地老百姓聊天時聽到的一句話 ,讓團隊惦念了很多天 。他們想為它們做些什麽 。

團隊著手在水道清淤  ,再通過攔河壩 ,進行水係間的連通。他們摒棄了大規模的水泥硬化 ,用當地的杉木做樁,並加以竹編串聯。這種古老又傳統的攔水方式給了水生生物一個天然的棲息場域  。大家又移栽了水楊樹、水柳樹 、水杉樹等濱水的大樹 ,為白鷺提供了棲息地。

水係打通後,有機物 、微生物及水生植物等不同生物體 ,實現有效互通與滋養 。村民們見證小馬口魚、白鷺等動物先後到來。

在政府支持下 ,團隊對溪水進行了部分疏浚  ,疏浚出的細沙慢慢構建出了兩岸的陽光沙灘 。團隊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 ,悉心修補河流水係 、湖道、叢林等。

為了保護自然,即使是園區內的裝置、門廊 、指示牌 ,李永剛都堅持用原生木材做材料 。團隊摒棄了滑道、玻璃等現代化設備,選擇設計摸魚 、堆小木料 、淘金、撿石頭 、釣龍蝦等遊樂方式 。兒童遊樂秋千、蹺蹺板、麋鹿陣、搖搖椅、動物園圍欄以及健身器材,都是團隊和村裏木工用老房子的廢舊木料製作而成 。

李永剛還拿出步道路線設計方案,規劃房車和天幕的整體布局,徒步確定了6個景觀點位 。

項目慢慢煥新容顏,李永剛的膚色也在加深。在村兩委動員下,越來越多村民參與修複土地。

最初設想是希望來到這裏的每個人 ,都能夠做大自然的孩子 。雙佳怡介紹 ,團隊打造城市鄉村共生共享與共同富裕的發展模式  ,取材自然,用於自然 ,通過改造、生產、體驗、消費等環節 ,將城市  、鄉村遊客與當地居民等不同群體黏結在一起 。

經曆爭辯和試錯 ,市場會給出答案

當地人從小在成片的花海旁長大,覺得自然景色稀鬆平常 。因此 ,最開始 ,團隊定位吸引一二線城市的高端客流 。他們特意去杭州 、上海等地的項目調研 ,想追求一二線城市的審美特點 。

2022年中秋節,項目正式開業,但受疫情影響  ,大部分客流還是來源於廣德本地 ,收入主要是小火車、石磨米粉 、挖掘機、動物園 、套鴨子等套票。團隊又陸續策劃中秋狂歡節 、國慶文旅節、非洲鼓表演、時裝秀等活動,收獲了一定客流。

來自不同行業的7個人各顯神通。

王勝藍負責籌備研學業務 。楊楓玉先後就職於歐萊雅等世界500強企業,目前負責書屋主理 。曾留學意大利 、擁有8年一線品牌設計及谘詢經驗的顧珈殷負責新媒體運營,她在公眾號沉澱團隊創業大事件,用抖音 、小紅書等平台宣傳和推廣最新的產品 、活動。

創業的每一步都在投石問路。缺少文旅行業背景的7個人有時也會意見不合。

進門處的小屋到底賣什麽 ,大家爭執了很久。最開始的想法是打造遊客接待中心 ,但有人想建高規格的品茶空間 。經過幾輪頭腦風暴,他們打造了一個親民的小賣部,甚至賣起零食 、烤腸和奶茶。遊客透過玻璃,能看到對麵的青山,他們將小賣部起名為遠山茶舍 。

靠南邊的14輛房車包含了住宿和KTV功能 ,一開始,團隊沒有修繕停車位 ,很多遊客抱怨從門口步行至房車太累,團隊又緊急規劃了停車空間 。我們經曆爭辯和試錯,最終 ,市場都會告訴你答案。雙佳怡感慨。

離回本還有很長一段路 ,先把底子打好 。在雙怡佳看來 ,項目的親子文旅牌已經打出去 ,如何延長親子的停留時間 ,能不能吸引更多的外地遊客,特別是青年的消費力量 ,提升客單價和遊客對自然原生態風景的認可度,是團隊要摸索的事情 。

她舉例 ,露營業態在全國很普遍,團隊思考打造配套業態,讓人們在露營的同時還能做些什麽。他們想引入社群概念,為誌同道合的年輕人提供有氛圍感的場景。她注意到 ,一次篝火晚會上 ,一群年輕人穿著玩偶服嬉笑打鬧 ,十分開心 。

團隊還想著廣德鄉村文旅沒有形成記憶點 。他們想挖掘當地的故事和曆史,打造藝術鄉村IP,讓歡溪原成為村落的代言。

在鄉村找到人生的另一種可能

項目建設中,耿村及附近村莊的中年待業人群收獲了施工建設的崗位 。確定做這個項目後,團隊做的第一件事是簽訂村集體入股協議,采取公司+村集體+農戶的模式  ,通過土地租金、利潤分紅、工資收入等帶村民增收 。團隊還吸納20多位村民就業,分布在售票、後勤、接待等崗位 。

團隊希望能引入更多產業基金或投資專項基金 ,實現資本進農村、人才進農村、農產品出農村 ,助推廣德文旅產業振興 。

投身鄉村振興,這群曾經的白領也遇見了人生的另一種可能  。

平均每3-5個月回上海1天的李永剛,早已習慣農村生活 。有次回去 ,他帶了200多斤親手種的蔬菜。太久沒回家,他進門甚至穿錯了拖鞋  。他說,自己好像不屬於城市了。

因為疫情 ,李永剛有3個多月沒回上海,村民非常熱情 ,隻要有好吃的 ,都會第一時間拿給他 。端午節 ,村民送來的粽子塞滿了他的冰箱 ,他有一種吃百家飯的感覺。

出生於1987年的蘇鋒每天和竹子打交道。他年少時最大的願望就是到大城市打拚 。畢業後的他先後就職於阿裏巴巴、紅星美凱龍等知名企業,曆任財務總監等崗位。

35歲這年,他做出改寫人生劇本的決定 。來到歡溪原後,他對工程的水 、電等專業經驗不足,除了查閱資料 ,還會請教專業師傅和村民。反複磨合中 ,他練就了不同的專業本領 。從財務 、法務到工程、運營,再到辦理各種執照 、商標批複,他身兼數職 。

團隊刷新了對距離感的概念,我們覺得離城區40分鍾的車程很近 ,因為在上海工作,每天地鐵通勤時間就得接近一小時。來了鄉村,才發現40分鍾的車程阻斷了很多客流 。雙怡佳說。

她還得適應生活方式的改變  。在上海,下班之後 ,她喜歡約朋友看電影、吃飯 、逛街 、健身,在農村創業 ,這些活動通通消失了。但生活同樣忙碌 。她白天盯在現場管日常運營,晚上忙著策劃案和事務性工作 。

雙怡佳生在杭州錢塘區,2013年畢業後到了上海 ,一個月最多時能掙7萬元。因為疫情 ,她對原本的行業失去了熱情 。創業 ,短期的不如意很正常,我也能接受失敗,但是過程和體驗是人生非常寶貴的財富 。

在蘇鋒看來  ,這兒的工作與城市中的‘螺絲釘式’工作不同 。我們做的不單純是養家糊口的事,在鄉村中用心付出 ,是有明確目標和奔頭的 ,也是有意義的 。

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王海涵 王磊

    热门排行

    友情链接